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眼前的男人薄唇抿紧成一个极冷硬的弧度,一脚踩在刚才他摸过魏知月的那只手上,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“我平生最见不得这些肮脏把戏,这个圈子就是被你这种人败坏的!”

    不顾地下那人的连声惨叫,又一脚踢在他那啤酒肚上,才带着怒气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里很快围了一大群人,惊呼的惊呼,拍照的拍照,摄像的摄像,还有指着魏知月议论纷纷的。

    郝安然这会儿才找了过来,被眼前这场景吓到,见魏知月也一副吓得回不过魂儿的模样,忙上前把她带到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换上常服,头发依旧湿漉漉的,魏知月唇色惨白,眼神无光,就连走路脚下都是虚浮。

    “什么?刚才我阑神来过了?”

    郝安然在旁边咋咋呼呼,魏知月更加心烦,不知怎的,头晕脑胀的,连眼皮子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,洗了个澡就要睡下。

    姜阑歌打人这件事自然在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浪,有人放出了完整的视频,从魏知月被王导往角落里拐开始,到姜阑歌撂下狠话结束,不过一分钟不到的视频在络上疯传,有人带节奏,魏知月则被贴/上了默认潜/规则的标签,姜阑歌反而被以为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是森迪给她打电话告诉她的,顺带说了几句,暂时把她的全部通告推后,让她等风头过去,这段时间待在屋里别出门,魏知月只得焉焉应下。

    头疼得厉害,额头也滚烫无比。

    瞧出她不对劲儿郝安然吓了一大跳,忙把她拖了起来给她喂了感冒药。

    “爸爸的爸爸叫什么,爸爸的爸爸叫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睡得正昏沉,手机里突然来了个电话,魏知月半梦半醒中地拿起手机一看,来电联系人仅备注的一个字,“神”。

    神是谁?

    不禁皱眉深思,难不成她快死了,这通电话是来招她去天堂的?

    魏知月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当初姜阑歌给她手机留下电话号码时给她备注的姜阑歌三字,她怕被别人看见了误会,才改成的“神”,浅显易懂。

    奇怪,这会儿都快十二点了,姜阑歌给她打电话干什么?

    勉强撑着坐直了身子,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刚一个“喂”过去,一个冷沉的声音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楼下接你,给你十分钟,下来!”

    头昏沉得不想动,下意识想拒绝,“很晚了,有什么急事吗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现在下来,要么雪藏退圈!”对方的语气绝不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,当然,他姜阑歌也不会是个会开玩笑的人。

    靠!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摸了摸滚烫的额头,来镜子面前洗了一把冷水脸,瞧着镜中那张惨白惨白小脸幽幽一叹,戴上口罩换上衣服赶紧下楼。

    临走前甚至连郝安然那里都不敢惊动,要是让她知道她这大晚上的是要去跟她阑神“幽会”,她们俩总得死一个。

    前头开车的依旧是王叔,魏知月跟姜阑歌各自坐在车后座的两端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阑神,你这个时间点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姜阑歌不答,甚至紧闭着双眼,哪怕什么表情都没有,什么话也没说,从周围冷到结冰的低气压看得出来,他八成心情很不爽,还是闭嘴不要触他霉头来得好。

    在感冒药的作用下脑袋更是昏沉得厉害,便放弃了纠结,偏头靠在车壁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侧传来不是很平稳的呼吸声,姜阑歌睁眼一看,身边那个女人带着个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,这会儿紧眯着眼,看样子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浓密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层阴影,睫毛微微抖动,看得出来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。

    满大肚子气偏偏没出使,姜阑歌气闷地坐在那处,刚到达他私人别墅他就立马下车,再打开魏知月这边的车门,将她打横抱起,抱上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yq6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