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魏知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睁眼便见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,而自己正如八爪鱼般缠着这张俊脸的主人。

    魏知月吓得脸色煞白,隐隐觉得,这应该是自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!

    正要趁他未醒悄悄离开,怎知刚一动弹,身侧这人就立马把她搂紧带进怀里,眼眸未张,薄唇微抿,瞧上去还在熟睡。

    这下魏知月直接不敢动弹,只不过与他这般亲密地抱在一起,心中砰砰直跳,乱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姜阑歌威胁她半夜把她叫出来的时候,她记得自己上车不久后就睡着了,怎么会来到这里,还以这么亲密的姿势跟他抱在一起?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魏知月浑身僵硬得四肢都发麻了,他才缓缓醒来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跟他对视了大概三秒,在这尴尬又严肃的氛围之下,魏知月觉得这时候有必要说一些打破这奇怪氛围的话。

    脑子混沌一团,冲他咧唇尴尬一笑,话还没理清就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好巧啊阑神,你也在这儿睡觉啊!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舌/头。

    面前那张俊脸神情淡漠地看着她,眼底似有情绪涌动很快被他压下,很快淡淡道:“昨晚你发高烧胡言乱语,把我硬拉上了床,死死缠着我。”

    魏知月:!!!

    回想刚才他硬把自己拉入他怀里的动作,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没忘当前的处境,红着脸挣扎两下,“不好意思,可能昨晚烧糊涂了,您能先把我放开吗?”

    姜阑歌不为所动,一双冷眸瞧着她,“这是你第二次占我便宜了!”

    魏知月暗道不好,眼神一慌,冲他眨眨眼,“我发誓,这次我绝对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那上次是故意的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怀里这张小脸绯红,张眸怯生生地看着他,急着跟他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本来昨天的火气还没消,瞧着那双怯怯的大眼睛,突然又觉得计较那些没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给她保驾护航,她又何须面对圈里的那些肮脏事!

    想罢便彻底消了气,语气也柔了些,跟她道:“晚上有个面具舞会,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魏知月找借口拒绝,“不行不行,我今天还有通告……”

    姜阑歌斩钉截铁,“你没有。”

    魏知月欲哭无泪,她确实没有。

    他眼眸稍冷,又道:“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不管她想不想去,都必须得去。

    挣扎了两下,不过他依旧没有将自己放开的意思,反而一直瞧着她,因为她刚才的拒绝,眼底渐渐升起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“爸爸的爸爸叫什么,爸爸的爸爸叫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电话过来,魏知月看着他眨了眨眼,他才把她松开。

    魏知月如释重负,翻下床时腿软得差点跪下,拿着手机蹲到房间的最角落里。

    电话是郝安然打来的。

    刚一划开接听,那边开始一连串言语轰炸,“歪,老大,你总算接电话了,一大早就没见到你人,这关头森迪说了不让你出门的吗,你现在跑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一想到当前的处境,魏知月就心烦地抓了抓头发,小声道:“我有点事,现在在我朋友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老大你该不会交男朋友了吧?”一想到这个可能郝安然被吓了一跳,“老大你可不要想不开啊,你现在这关头要是敢谈恋爱,会被森迪爆头的我跟你讲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yq6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