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“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刚一下车姜阑歌就迈着长腿匆忙奔回了别墅,凌厉冰寒的双目盯着齐嫂。

    齐嫂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,还没来得及回答,姜阑歌就皱眉,快步上楼去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一看,瞧着眼前那一幕,本冷冽的表情在脸上呆滞凝固了一瞬,周身气势顿时散尽,眼角抖动两下,神情无奈。

    床上的魏知月穿着还算整齐,撅着p股,双手有气无力地摆在两边,整张脸深埋在枕头里,肉眼可见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齐嫂这时候跟了上来,脸上焦急:“魏小姐刚才洗澡的时候摔了一跤,应该是摔到尾椎骨了,腰也闪了,我说带她去医院她非不听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才给少爷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魏知月听着动静儿别过头看了门口一眼,双眸绝望无光,再重新将脸死死埋在枕头里,伸手将枕头两边撑起,让自己的整颗头跟枕头融为一体,掩耳盗铃ing。

    简直太特么丢人了!

    你们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……

    见她还有心思这样折腾自己,看来没他想象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稍松了一口气,偏头道:“齐嫂,你去拿点跌打损伤的药来。”

    齐嫂顿了顿,犹豫地往床上看了一眼,不太放心的样子,“真不去医院吗?万一留下后遗症,以后生孩子会吃大苦头的!”

    魏知月:?喂!怎么又说到生孩子的问题上了?

    赶紧把头抬起来,湿漉漉着一双大眼望着门口的姜阑歌,眨眨眼,嘴巴一瘪:“我不去医院!”

    她的舆论刚从热搜上下来,要是这会儿以这幅姿态被去医院又被狗仔拍到,指不定会被当素材编排出上百个离奇古怪的版本!

    见她这幅模样,姜阑歌是又心疼又觉得好笑,面上不显,扭头道:“没事,刚才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打电话给了顾医生,他马上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这情况,有医生上门来总比大老远地去医院强,齐嫂这才安下心来,转身去拿伤药了。

    姜阑歌双眸闪过无奈,走到床边,抬着修长的指在她尾椎骨还有腰的位置一探,“摔到了这儿?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魏知月疼得重新把头栽进枕头里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姜阑歌,我说你怎么回事,我好不容易休个假你要这样来折腾我……”伴随这这个怒气冲冲的声音,一个男人进屋来,一眼瞧见到床上撅着个女人,楞了一瞬,声音也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随即慢慢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,过了一会儿再打开了房门,脸上的怒火瞬间转为惊恐,还夸张地捂了捂嘴。

    “妈呀,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在你这屋里看见齐嫂以外的女人!等等等等,我没找错地方吧?”

    说着又要退出屋去。

    “顾远泽!”姜阑歌敛眉深藏不悦,盯着他的方向叫出他的名字,语气中透着些火气。

    顾远泽这才回来,并不惧他的怒火,反而嬉笑着一张脸,一手搭在他的肩上,下巴指了指床上的某人,调侃地看着他,“哟哟哟,什么造型呀这是?怎么了大明星,你这匆匆忙忙把我叫到这里来,不会是把我叫过来欣赏你们小两口闺房晴趣的吧?”

    姜阑歌皱眉,却并未否认,“她腰扭了,尾椎骨也伤着了,帮她拿点药。”

    顾远泽这才理解为什么她以这么奇怪的姿势趴着,笑得玩世不恭地凑到魏知月边上:“嫂子见谅啊,我这兄弟刚开荤猴急了些,回头我好好说道他,怎么能对女孩子这么粗鲁!”

    魏知月撑起枕头两边,将头深埋枕头里。

    丢死个人了!

    直到姜阑歌阴沉着脸,不遗余力的一脚踢在他小腿上,他才捂腿痛嚎一声,终于正经下来。

    顶着姜阑歌剐人的视线,顾远泽抬着手指在魏知月的腰还有尾椎骨上按了几下,摸了摸,很快得出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,没伤着骨头,你这里应该有跌打损伤的药膏,早晚涂两次就完事儿了,保管三天之内正常行走。”

    魏知月深埋在枕头里,装死。

    恰这时齐嫂找到跌打损伤的药回来了,姜阑歌拉着他的后领把他硬拖出去,让齐嫂好给魏知月上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yq6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