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顾远泽想不开了,“你到底怎么看出来她不喜欢你的?”

    姜阑歌微阖的双眸稍暗,淡声开口:“她很怕我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每次见他时她的眼神中带着的惊慌与怯意,眼底闪过失落。

    “怕你?”显然顾远泽对这个回答更不满意,双眸微眯盯紧他:“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对那个姑娘用强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话落便皱眉顿了顿,眸光闪烁,眨眼后不太确定地低喃一句:“也不算用强吧……”

    有这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再有家缠万贯的家底加持之下,居然还是被那姑娘拒之千里之外,顾远泽不禁在心里一叹,他这兄弟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,那姑娘竟然连他财色都不图,竟然还怕他!

    心下一想,兴许是他27年老处男做久了,突然脑子崩开一道弦要开荤,不经意间就把小姑娘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好在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,还不算发现得太晚,有的救。

    为了好兄弟的终身幸福着想,难得他开窍一回,顾远泽想也未想就把这事儿拍胸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件事既然被兄弟我知道了,我肯定不会放你不管,回头我给你支两招,这小嫂子跑不了!”

    “就你?”姜阑歌眸光一转撇了他一眼,戏谑地一瞥嘴,“你追了你女神十年,追到手了吗?”

    顾远泽顿时急眼,一下窜了起来瞪着他:“诶我说姜阑歌,我好心帮你,你至于这样揭我伤疤吗?”

    就知道靠他不住,姜阑歌疲惫地抬指捏了捏眉心,“算了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顾远泽重新坐回了原处,看在现在跟他是难兄难弟的份上,焉焉地提点了他一句:“根据我这十年来追我女神的经验,我算明白了,最好的战术必须是欲擒故纵!所以我奉劝你一句,别把人家姑娘逼得太紧,到头来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欲擒故纵?”他敛眉低喃一句。

    顾远泽直接躺沙发上,双臂枕头,仰天唏嘘,“这人性本贱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能轻易得到的东西又觉得太廉价。所以就算我们医院最漂亮的小姐姐对我献殷勤,我也总对她爱答不理,继续追逐我的女神姐姐。同理,兄弟我奉劝你两句,你呢往后就要在她面前端着架子,别让她觉得你对她的好是应该的,这姑娘家脸皮薄总是矜持了点,给她点甜头就行了,过犹不及,惯不得。”

    姜阑歌记下他的话,心下已经做好了打算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魏知月感觉现在的姜阑歌很奇怪。

    自从她的腰受伤后,一直对她态度冷淡,虽然之前对她也算不上殷勤,不过之前好歹会跟她说一两句话,现下是半句话都懒得与她说,成天早出晚归,就是看见她也是淡淡地撇开目光,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猜测,该不会是他以为自己故意摔成这样就为了不去那个面具舞会,所以生自己气了吧?

    那个面具舞会虽然不知道对他到底有多重要,才非得要她一起去,因为她这里发生的意外害得他也没去,其实她心里蛮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其次,重要的是她都在这里住了三天了,到底什么时候能放她回去啊!

    这几天在齐嫂的照料下,她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,就坐下的时候尾椎骨有点疼,腰也稍微有些别扭,其他的倒没什么大碍了,再养几天连做二十个后空翻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娱乐圈里的绯闻每天都在更/新,热搜上针对她的舆论早已过去,再加上王毕被打倒,森迪那边已经给她安排了通告,下午会有一个洗发水的代言,她必须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挂了森迪催促的电话后,魏知月才小心翼翼地拨通了姜阑歌的电话。

    魏知月:“阑神?”

    姜阑歌:“嗯。”

    隔着电话都感觉到了冷。

    魏知月顿了会儿:“唔,那个,今天下午我有个通告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姜阑歌:“我马上让王叔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魏知月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:“嗯好,谢谢阑神。”

    对面极轻地回了个嗯,然后就没了话。

    魏知月在等着他挂电话,而对面好像也在等她挂电话,就这样僵持了大概十秒,正当她准备挂断的时候,手机那头又说一句:“你腰伤没好,别逞强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关心的话,语气依旧冷淡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yq6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