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也不知郝安然突然想到了什么,手下没控制好力度忽然一重,再看着她那腰,清秀五官开始扭曲,“你这腰不会是……被我阑神那个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后腰一痛,魏知月痛嚎一声,“要死啊郝安然!”

    郝安然一副受到了极大打击的模样,瘫坐床上,双目哀戚无光,“我阑神,我冰清玉洁的阑神,居然还是被你给辣手摧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魏知月一个枕头给这个戏精扔过去,捂腰瞪了她一眼,“我就是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闪了腰,还伤到了尾椎,你快停止你脑子中不健康的想法!”

    被枕头砸中后的郝安然瞬间回血,双目放光看着她,“这么说我阑神还是冰清玉洁的?”

    魏知月白了一眼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郝安然八卦的心上来,趴魏知月旁边,好奇追问道:“话说老大,你是什么时候跟我阑神交往的呀?我在你身边这么久,在这之前怎么一点苗头都没得发现?”

    你当然不知道,她这个当事人也是在她同一时间知道的,而真实情况,这压根是说来骗她的!

    这傻丫头,竟然还当真了!

    正要心平气和下来解释,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打断,郝安然去开门,过了会儿拿了两瓶跌打损伤的药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药是门外有个叫王叔的送来的,你认识吗?该不会是黑粉吧?”

    恰这时手机来了个电话,一看来电联系人,“神”。

    赶紧给郝安然比了个住嘴的手势,才接了那通电话。

    刚一个“喂”说出口就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按时擦药,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魏知受宠若惊,就为这事他居然还专门打电话来?

    表情楞楞,只回复了个“哦”,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而郝安然则在一旁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娃,面对她阑神这般殷切诚挚的关心,她竟然只回了个哦就了事了?

    这要是被广大的蓝莲花团体们知道竟然有人敢这么冷待他们阑神,看他们不分分钟舞动键盘教她重新做人!非要她写个一万五千字承认错误的检讨不可!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的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神奇的是两人都没有说话,但又出奇一致地没有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魏知月没有挂他电话的原因是身边蹲了个对方虎视眈眈的死忠粉,她怕要是当她的面挂了她偶像的电话,下一秒就会被她当场掐死。

    而姜阑歌……

    公寓楼下,一辆瞧上去并不起眼的黑色大奔里,那张足以让每个女人发疯尖叫的俊脸正一脸严肃,如雕如琢的手指举着手机放在耳侧,冷峻的眉头微微颦起。

    她没挂电话,是不是被他的举动感动到,还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他说?

    怕错过那句很重要的话,所以一直举着手机,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在死寂凝固的氛围下两边对峙了约莫三十秒,魏知月才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那个……阑神,你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那边顿了一下,语气淡淡:“没事了,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笑着客套两句,“谢谢你啊阑神,大晚上的还劳您费心。”

    那边就只回了个冷淡的“嗯”,隐隐听出了些莫名的失落情绪来,不等魏知月再说什么,下一瞬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被他挂了电话,魏知月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某纵观全场的死忠粉已经麻木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决定了,我要脱粉!”

    魏知月:“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紧接着她又格外郑重地道:“我决定了,从今往后,我不再做阑神的唯粉,我要做你跟阑神的cp粉!”

    魏知月:……头顶缓缓地冒出个问号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yq6.cc